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花花公子的妻子
花花公子的妻子
  
 莎丽坐在椅子上看着她的老板,也是她的好朋友——狄蕊娜。狄蕊娜挂上电话,脸上带着欣喜的表情,莎丽微笑的问她:“怎么?又谈成一笔生意了?”

“什么生意?还不知道找不找得到白莱斯想要的东西呢!”

“没问题的啦,我对我们业务部的同仁可是有很大的信心,尤其又有你这个能干的女老板坐阵,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会拿不到的?”莎丽给她的好友加油打气。

狄蕊娜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亲在中年时才生下她,所以对她十分宠爱,因为狄蕊娜的兴趣是收集世界各地的各类稀有古董,然后再转手卖给其他有兴趣而又出得起高价的人,从中赚取一笔可观的利润。

如果你想要什么样类型的古董,只要你开口要求代寻,都可以替你找到,或者是要了解其资讯和各项的目录,狄氏古董仲介公司都可以替你服务。

莎丽是来这里应徵狄蕊娜的私人秘书而和她成为好朋友的,狄蕊娜今年才二十八岁,就将公司经营得颇具规模。

“我知道啊,只是……”她停顿了一下,才又说道:“我最担心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他要我今晚陪他出席一场宴会。”

“是吗?如果真是那么不想去,为什么你刚才一脸欣喜的表情?”

“因为他答应我,以后他的生意都要让我来代理,你想想看,白莱斯的生意有那么大的利润可以赚,有多少人抢破头想要得到这个机会都没办法呢!”

“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如此一来,他就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你陪他去参加个宴会,那也不为过啊!”

“可是,你明明知道白莱斯这几个月来对我的企图是那样的明显,我宁愿和他保持距离。”

“他的人不错呀,外表出色、气质不凡,又是跨国国际公司的总裁,现今最有价值的单身汉,你何不接受他的追求?”

“我才不要,他可是一个花花公子耶,对于女人总是抱持着游戏人间的态度,他一开始就摆明了想要和我上床的目的,我干嘛还傻傻的陪他玩游戏啊!”

“可别告诉我,你对他不动心。”

“别忘了,我要的可是婚姻、爱和孩子,所以,他一开始就出局了。”说完,她突然改变话题:“好了,先不谈他,莎丽,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你说吧!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蕊娜帮过她很多忙,现在她有事要她帮忙,她当然是义不容辞。

“我希望今天晚上你能陪我去参加宴会。”

莎丽的脸上马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蕊娜,不是我不肯陪你去,而是我已经答应小东尼今天要在家里陪他,我为了加班,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说故事给他听了。”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需要你陪我一起去,否则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闪躲白莱斯的攻势,他总是会趁着没有人的时候动手动脚的,如果有你在一旁,他就不敢太放肆。”

莎丽突然笑了起来,“蕊娜,你还说他出局了,结果呢?你还不是拿他没辙?

要是一般的男人对你这个样子,不是早被你踢到大西洋去了吗?”

狄蕊娜无奈的笑着说:“他不一样的,我那些对付男人的招数拿来对付他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他那种人根本就听不懂别人的拒绝。莎丽,求求你,为了我这个可怜的好朋友,只好对小东尼说声抱歉啦!”

“也只有这样了,我会要保姆多留几个小时,但是,我希望能早点回来。”

“没问题,我一定会跟他说的,这样你就来得及送那个小家伙上床睡觉。而且,为了你的仗义相助,我这个老板会很感激的放你一天假,明天你可以留在家里陪小东尼,弥补你这些日子忙碌得没有空陪他。”

莎丽的双眼马上发亮,“谢谢你,蕊娜。”

狄蕊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什么谢啊?别忘了,小东尼也是我的乾儿子呢,明天我会找个时间过去看看我的乾儿子,免得他把我这个乾妈给忘了。”

“怎么可能?小东尼嘴里念着的可都是他的漂亮乾妈呢!”

“那就这么说定了。”

宴会既热闹又欢乐。人语笑声不断,其中还夹杂着酒香和玻璃杯碰撞声。

莎丽是坐白莱斯的车子过来的,这当然是狄蕊娜的坚持。从白莱斯脸上看不出有什么不高兴的,他依然是那副冰冷的样子。看着他,莎丽忍不住想起另一个男人,他们的气质是那么的相近,让她觉得他和那个男人是属于同一种类型的男人。

白莱斯身材瘦削、皮肤黝黑,即使笑起来也让人不寒而栗;但是一身得体的礼服却将他衬托得玉树临风,微微上扬的唇角给人一种看透人世的感觉,他的样子和那个男人真的好像。真讽刺,她和蕊娜都招惹到同类型的男人——桀骜不驯,如恶魔般出众。

莎丽站在一旁看着白莱斯和狄蕊娜正在舞池里亲密的跳着舞,她突然觉得他们两个十分的登对,忍不住微笑起来。突然,她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忍不住寒毛竖立,她缓缓转过身,赫然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眸。

她的身子完全无法动弹,只是静静的盯着他看。多久了?他们分开到底有多久了?热泪忍不住涌上了她的眼眶。

那双眼睛里闪着对她的嘲弄,仿如在嘲笑她似的,就是这种态度,她讨厌他这个样子。五年了,她都已经逃离他身边了,为什么现在又要让他们相遇呢?

她告诉自己,是他无情在先,她又何必对他有任何反应呢?她的眼光看向在他臂弯的一名女子,那是一个长得十分美丽的女人。原来,雷恩已经回国了。

她原本想要掉头离去的,可是,看到白莱斯和狄蕊娜还在跳舞,她不想去打断他们,下了个决定,她毅然转身走了出去。

来到花园里,她任由夜晚的凉风吹拂着自己的长发,想起当年和雷恩的相识、相爱与相知,他们曾经度过一段十分甜蜜的日子,甚至也到了法院去公证结婚,却没有想到,雷恩的工作会是他们之间分开的主因之一。不,应该说是雷恩的事业与外面许多的女人和他奶奶联手,让她逃开雷恩的身边的。

突然,一道嘲弄的声音让她从回忆中被震醒。

“怎么?一个人待在这里不寂寞吗?”

莎丽快速的转过身面对他,那张俊逸的脸庞与慑人的气质依旧,只是眸子里闪着高深莫测的光芒。

他走上前,眯起眼睛看着她。“怎么不说话?看到我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高兴你的头啦!我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最好。”她恨恨的说。

他故作惊讶的扬起一边的眉,“你的脾气还是那么坏,一点都没改变嘛!”

“没错!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就自己滚吧!”

“那怎么行,如果我走了,那我的老婆不就又要跑了吗?”他突然伸出手抱住她的腰。

她想要推开他的手,他却张嘴含住她的耳垂,轻轻的吸吮起来,另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她的腰,那只盖住她双唇的手移开后,他马上将唇移到她的唇上,开始热烈的吻了起来。

他吮住两片瑰色的唇瓣,温柔的吸吮着,湿润的舌尖灵活地探进她的嘴,勾缠着她沾附着蜜津的粉色小舌。

“嗯……啊……”

他的唇沿着她的下颚往下滑,一路吻到她的胸口……他用嘴轻巧的解开她的钮扣,轻柔地褪去她的衣服。

“不……不可以……”她想要推拒,却又无法和他的力量相抗衡。

一片白净如雪的肌肤呈现在他眼前,顷刻之间,他的眸子迸出一团火焰,俯下头,不理会她微弱的反抗,他的唇在她白皙姣美的玉肌上不住地吮吻了一遍又一遍。

他的唇摩挲着她的肌肤,一阵阵酥麻感立即流窜她全身,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攀住他的脖子,呻吟声不断地逸出她口中。

他的舌尖在她的乳房上旋弄挑逗着那敏感的蓓蕾、瑰丽的幽处,仰首望着她迷醉的神情,她娇红的双颊看起来更粉嫩、更美丽……他的手指从她的底裤边缘滑入她,用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嗯……”她体内的欲火猛地燃烧,指尖用力的掐进他手臂上的肌肉。

他俯下头,轻吮她的唇,拉下她的底裤,而后迅速拉下裤子拉链,以站立的姿势将自己的男性推进她的体内……“真好,看来你还是那么热情如火,我喜欢。”他笑着说。

充实的快感立即传遍她全身,她的双腿紧紧的环绕着他结实的腰,根本就无法反驳他的自以为是。他则以富节奏的狂野动作抽送着,而且愈来愈来快,愈来愈狂野,到最后,他才以一记有力的冲刺,在她的体内释放。

在她因高潮而虚软的几乎倒下时,他以强壮的手臂紧紧的握住她的腰,她才没有因此往后跌倒,对于他们以这种狂野的方式结合,她简直有些无法置信。

在她尚未恢复力气前,雷恩早巳先一步抱起她,在她还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将她抱到车上,然后他也跟着躺在她的身侧,并将刚才因激情而来不及褪下的衣物,全数褪去。

“我挺喜欢以这种方式来庆祝我们的复合,你说是不是?老婆。”他重重的语气提醒着她现在的身份并拥紧她,热吻依然不停地落在她的脸上、颈项边。

莎丽的身子微僵住,“你……你放开我,谁是你老婆?”

“别忘了!我们的婚姻关系还存在哦!”

莎丽显然有些困惑,她推开他的脸,抬起头来看着他。“怎么可能?我在离开时把离婚协议书都签好了,而且还放在书房里。”

看着她如此可爱的表情,雷恩忍不住又在她的红唇上印下一个吻,“你签好了没错,可是我可没有签它,而且我还把它给撕了,所以,我们还是合法的夫妻哦。”

“噢!”她生气的半坐起身,拍打着他的手臂,“我不要,我不会答应你的。”

雷恩的脸色在瞬间变得十分难看。“当初你会离开我是我所允许的,要不然你以为你逃得掉吗?而现在亦然,我既然不放你走,你就别想离开,我会给你一点时间的,不过,在此之前,你何不先想想这个。”

他没有让她有开口的机会,随即又吻上她的唇,莎丽忍不住懊恼的呻吟着,每一次都是这样,只要是他的亲吻和爱抚,她都无法抵抗,而且沉沦得比谁都快。

她无助的呻吟着,手臂自动的环绕上他的背,所有的抗议与争论都可以等,可是,在她体内的欲火却不能等。

一发现她的反应时,雷恩马上满意的加深这个吻,温热的唇一覆上她,火热的舌便毫不犹豫的钻入她的口中索取着她的甜蜜。

这是一个火辣辣的吻,他灵活的舌和她热情反应膻的舌纠缠在一起,并且充满了索求,还不停地在她的口中反复刺探、预告着即将要进行的攻占。

他的双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熟练地抚过她的胸前。

“啊……”莎丽甚至找不到任何言语来形容此刻的感觉,只能无助的扭动身子,将身子拱向他,想要索求更多。

他那双炽热泛红的眼眸紧盯着她,并已克制不住体内燥热的感觉。

“沙莎,我的宝贝……”他沙哑地叫着。

她浑身涨红,柔嫩的娇躯已燃起狂热的欲火,呼吸急促,酥胸更随着她的喘息荡出美丽的波形。

他满意的挺起身子,一鼓作气的推入她体内。她惊愕的睁大眼睛,他充满她体内的那份真实感,使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他开始在她体内抽送着,而她的身体则承受着他每次挺进深处时的强大冲力,并奇妙的感受到他带来的强烈快感。

随着他上下左右的猛烈撞击,使得她收缩得愈紧,他也因此而冲刺得更快,最后的高潮让她忍不住尖声叫喊而出,瘫软在他的怀中,承受着他迸射而出的灼热种子……当莎丽醒过来时,发现雷恩正躺在她的身边,睁着一双晶亮的眼睛看着她。

“早!莎莎,我满喜欢这种一醒过来就看到你在身边的感觉。”

莎丽一看到他,昨夜的画面全都涌进脑海,她的脸颊一红,连忙坐起身来,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这里是……”

“这里是我们的家啊!昨夜你累得睡着了,我怎么叫都叫不起来,所以只好把你带回来了。”

“什么!?:你怎么可以不送我回家,小东尼他……”她猛然住口,发现自己差点把小东尼的事给说出来,这样雷恩一定会和她抢孩子的。

他从背后拥住她,边轻咬着她的耳垂,边对她说道:“怎么不说下去?怕自己私藏儿子的事被我知道是吗?”他突然一使力,从她的背后将她压在床上。

承受着他由背后舔吮她的耳后与颈背地带,她马上就领悟到他又想要做什么,于是奋力挣扎着。“不要……雷恩,这样已经够了。”

“不,这对我来说还不够。而且,我们还有你隐瞒儿子的帐要算呢!”他只是低沉而性感的笑着。


剧烈的欢爱让两人气息粗重而喘息不已,雷恩先平复过来,他下了床走进浴室去冲凉;在这期间,莎丽依然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休息。

分开那么多年,他们依然在床上配合得很好,经过了昨夜,她知道要和他分开将更加的不容易,可是,重回他的身边需要很大的勇气,他到现在还是不肯告诉她,对他来说她到底算什么?

在他的心底,她除了是他的妻子以外,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意义了吗?

一只温热的手掌在她的裸背上轻轻地滑动,她直觉地知道那是雷恩,她的身子没有动,她的眼睛也没有睁开。她目前打算放弃和他争辩,因为她早就知道雷恩是一个多么霸道、专制而又自大的男人,只要是他决定的事,他可以不理会任何人的反对而决心做下去。

就是太了解他的个性,所以这正是令她感到不安的地方,她知道除非他自己放弃,要不然她是不可能逃得过他的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