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宫紫御(1)
宫紫御(1)
 
  字数:186263字
  TXT包:   (171.89 KB)   (171.89 KB)下载次数: 80






                 序

                契约

              紫御宫调教契约

              一、奴隶主契约

  1主人姓名:

  奴隶姓名:

  调教时间:年月日至年月日

  2自调教开始,奴隶主不得以任何方式和被调教的奴隶联系,不得以任何方式阻碍打扰到调教的进行。

  3在调教结束以前,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奴隶在紫御宫被调教事实。

  4如果奴隶成功接受调教,奴隶主必须接受在调教结束之时给予奴隶紫御宫的刺青标记。

  5凡是在紫御宫接受成功调教的奴隶,在调教结束后的一个月,有一次选择是否离开主人的权利,以评判这个主人是不是适合被调教后的奴隶。是否使用这个权利由奴隶自己选择,奴隶主不得以任何方式威胁干涉。

  6所有调教费用必须在接受调教之前付清,紫御宫并不保证调教的成功。
  7奴隶主不能单方面终止契约,但如果奴隶主违反以上条约,紫御宫立刻终止契约和调教。

  奴隶主签名:

  日期:

              二、奴隶契约

  1奴隶名字:

  主人名字:

  调教时间:年月日至年月日

  2自调教开始,除非得到紫御宫主人允许奴隶不得离开紫御宫一步。

  3自调教开始至结束日之间,奴隶的主人只能是紫御大人,必须无条件的服从紫御大人的命令和调教;必须全身心的信任紫御大人,相信紫御大人可以使奴隶更完美。

  4调教成功之后奴隶必须接受紫御宫赐予的刺青标记。

  5调教成功之后,奴隶可以在一个月内选择是否更换新的主人,也可以自愿放弃选择。

  6直至调教结束,奴隶无权利更改终止契约。

  奴隶签名:

  日期:

              三、紫御宫契约

  1调教期间,紫御宫保证尽最大的努力使被调教得奴隶更符合主人的要求。
  2调教期间,调教师保证不以任何理由和奴隶发生性行为,除非调教需要。
  3调教期间,紫御宫将保证奴隶的生活环境和起居饮食的舒适,除非特殊调教需要。

  4调教期间,紫御宫保证不会给奴隶的身体带来永久性的伤害。

  5对于成功调教的奴隶,紫御宫会在奴隶调教结束后的一个月内对奴隶的权益进行保护,除非奴隶自愿放弃。

  6调教自奴隶主将费用付清日开始。

  7紫御宫有单方面终止所有契约的权利。

  紫御宫签名:寒紫御

  日期:

  这里是紫御宫,所有SM爱好者的乐园……


                第一章

  当燕子发出回归的喜悦叫声,在屋檐下飞过;当河畔的柳树贪婪的吸吮着刚融化的河水,长出新的枝芽;当被白雪覆盖的草地上只剩下晶莹的露水,又一次萌发新绿……

  春天,这个充满着希望和新生命的季节……

  「主人,早上好!」早晨8点整,仆人准时地敲开房门,在主人的床边放下今天的报纸然后打开窗帘,让温和的阳光充满整个屋子。

  这里是紫御宫,这个被称之为主人的男人,就是紫御宫的主人寒紫御。
  寒紫御,他并不是这个国家的首脑,却掌控着这个国家几乎所有的政权,他亦不是个商人,但他也掌握着全世界无与伦比的财富。

  他是个天生的王者,一个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会握有绝对主导权的男人,一个让人不自觉地就会臣服于他王者魅力下的男人。

  现在是假期,紫御不喜欢太过于忙碌和紧张的生活,所以每年他都会给自己放几个月的假,这些日子,他都会在紫御宫度过,这座只属于他的宫殿……
  紫御并不会过那种单纯的放松和享乐的假日,寻求生活中的另一种刺激是他的喜好,例如——SM调教。

  他是一个SM的爱好者,或者说不能叫爱好,他擅长,极度的擅长。

  他是一个完美的S,是所有的M心目中向往的主人,但他却拒绝了所有M的恳求,只是建造了这座紫御宫,成为了一名调教师……

  「主人,可以洗澡了!」在紫御从床上坐起翻看今天的报纸时,仆人已经准备好了洗澡水,水温刚刚好,薄荷味的精油能让他精神抖擞的开始一天的生活…
  …

  10点过后,紫御开始在阳台的躺椅上舒适的看书,他并不是一个喜好安静的人,不过这样清爽的天气,初春并不强烈的阳光,是应该这样享受的。

  泡一杯龙井,不要太浓,这个时候他喜欢这种茶的味道,清香中略微有些苦涩,风景宜人的地方总是能产出一样令人赏心悦目的茶叶,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黄绿色的嫩芽在杯中绽放,泡出来的茶水也是那么青翠的颜色。微微有些烫口的茶,还有这个季节略显阴冷的风,一切是那么的和谐……

  走廊上,仆人急匆匆地向紫御的方向走去,却被管家给拦住了。

  「站住,干什么那么着急?」

  「刚才有一位先生打电话找主人。」

  「新来的?」从仆人的言行中,蓝管家很轻易的看出了这一点,看来他还有好多规矩要学。

  「是的,前天才来这里工作。」

  「我想你需要找杰玛女士好好学学这里的规矩才能开始工作。」杰玛是紫御宫专门负责管理下人的。

  「在这里首先不这样慌张的走路,万一打扰到主人会受到责罚,还有主人休假的期间是不会接任何电话的,最后,在这里你只是个仆人,没有主人的允许,任何事情你只可以先告诉我,你还没有直接见主人的权利。好了现在跟我来,在杰玛彻底的教导好你以前,你最好不要乱跑。」

  「好的,先生。」

  客厅里,管家拿起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紫御宫,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是紫御先生吗?」

  「对不起,在紫御宫,主人是不会亲自接电话的,我想您知道这个规矩,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达,或者您想预约一个调教课程?」

  「我想问一下,紫御先生愿不愿意传授一些调教奴隶的小技巧,可以方便我在家使用,或者你们有没有完全调教成功的奴隶出售?」

  「很抱歉,这里只接受主人亲自送来的奴隶调教,我们不做其它的营业,我想类似这样的事情您就不必问了……」

  直接的拒绝了这样的电话,蓝管家继续的忙碌。

  紫御不喜欢电话,非常的不喜欢,在紫御宫除了客厅必要的联系电话以外,任何紫御可能呆着的地方都没有任何的通讯设施的存在,他讨厌这种能随时被人找到的感觉,他是一个统治者,一切只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第二章

  「主人,很抱歉打扰您……」下午一点蓝管家找到了正在花园修剪花枝的紫御。

  园艺,也是紫御喜欢做的事之一,花朵和枝叶在自己的手中越发的完美,像是自己精心雕琢的作品,美丽全出自于他的手,紫御喜欢这样的感觉。

  「有事吗?」没有停下手中的剪刀,紫御仍是背对着管家问道。

  「预约到访的G先生已经来了。」

  「那个呢?」

  「带来了。」那个,当然指的是即将被调教的奴隶。

  「很好。」嘴角轻扯出一丝鬼魅的笑,右手指尖轻握住一朵正在盛开的玫瑰花茎。

  「嚓——」殷红的血液顺着花茎上尖锐的刺流了下来。

  「主人——」看到此景,管家担忧的开口,却被紫御伸出的左手制止。
  轻压着自己受伤的手指,让血液一滴滴的落在那朵正在盛开的白色玫瑰上。
  血,并没有顺着花瓣流淌,反而神奇的被花瓣所吸收着,留下一个个艳红的斑点,像是受到了主人精心的呵护和滋养,那朵白玫瑰显得更加娇艳了……
  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新作品,紫御再次伸手,接过管家递过来的手巾,擦去了指尖残留的血渍,转身道:「带G先生去会客室等我,还有把这朵花放在我的调教室中,小心别弄伤了。」

  「是的,主人……」

  换上了一身黑色的中式长衫,紫御来到了客厅。

  「很高兴见到您,紫御先生。」会客室内,原来还做在沙发上,处在焦急的等待中的G先生,立刻起身问好。

  「我很荣幸。」简单的点头问候,紫御直接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这就是你需要调教的奴隶?」没等G开口,紫御先发问道。

  「是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人,G回答。

  宽大的毛衣,牛仔裤,颈间隐约看到的伤痕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脖子上,手腕上抑或是脚上,没有任何的束缚,站在那里的姿势也是那么的随意……
  资料上说这次需要调教的问题是过于倔强和不服从,仅仅凭眼前的情景,的确,他是个还未被真正驯服的小野猫……

  「叫什么名字?」紫御看着G身后的人问道。

  「他叫——」G刚想代替他回答,却被紫御阻止。

  「我要他说。」仍然维持着那种舒适的靠坐在沙发里的姿势,看起来问的很随意,可眼神却像鹰一般的犀利,像是立刻要把你撕裂。

  「我叫绽,先生。」站着的人冷冷的回答,没有任何的语气,望着紫御的眼神也表现出他的不屑。

  很坚定的眼神,紫御这样的评价着,他喜欢有个性的奴隶,如果他能有更多地服从和礼貌的话……

  「G先生,这个奴隶我收下了。」转头,紫御对着侍候在旁的管家说道,「把契约拿来给G先生签一下。」

  在三份契约上签上了姓名和日期,G也拿出了一张价值百万的支票一同交还给蓝管家。

  「先生,如果一切顺利,那么3个月内,我们会通知您到这里来领回您的奴隶。」蓝管家最后提醒着客人。

  「谢谢,我会记得的。」最后和紫御礼节式的握了手,G离开了紫御宫。
  「现在——我想,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目送G的离开,紫御突然走到了绽的身前说道。

  「我想不需要这么麻烦了,先生。」绽依旧保持着原来站立的姿势,面无表情的回答。

  眼神中,突然闪过一丝笑意,紫御伸出一只手压在了绽的肩头。

  「咚——」膝盖猛得碰撞地板,发出响声。

  跪在地上的绽,抬头看着紫御,想站起来,但是紫御那看起来只是轻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却让绽的整个身体动弹不得,这个看起来斯文,甚至有些纤细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你——」绽刚要开口,被紫御随手从口袋中拿出的手绢给堵上了。

  「小奴隶,要不要重新认识,由不得你说不,现在开始,我是你的主人,那些『先生』和『你』之类的称谓,从现在起我不想再听到一次。」紫御扯下了绽口中的手绢,继续道:「明白了吗?小奴隶?」

  「是……是的,主人。」感觉到施加在自己肩头的力量越来越强,还有那个比狼还要凶狠的眼神,绽不自觉的这样回答着。

  「来人!」

  一声令下,房间内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两个彪形大汉站在了绽的身后,一个人压着绽一边的手臂和肩,让绽继续保持着跪姿。

  转身,紫御朝房间外走去,一面也不忘嘱咐,「我喜欢他现在这个姿势,把他身上不该有的东西都去干净了,一个小时以后我要在调教室看到他。噢,对了,最后那个我会亲自来做……」

                第三章

  事实上,绽并不太明白紫御离开前的那一句嘱咐,不过他有很多时间慢慢的去理解。

  被那两个大汉带走的绽,先是被扒光了扔进一个大浴池了,从上到下,从头发到脚趾被彻底地洗了一遍。

  皮肤被揉搓的通红,绽痛的闷哼出了声,但也呦不过那两名大汉的力气。
  好不容易算是清洗干净,绽又被拉到浴池边的一块大理石平台上平躺着,刺骨的冰冷突然从背后传来,绽几乎要跳起来,却立刻被狠狠的按下。

  四肢被拉成大字形,分别用皮扣绑住了手腕和脚腕。

  看他被固定好了,两个大汉开始在绽的全身喷上了剔须泡沫。

  这是……

  瞪大了眼睛,绽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以前有听说过有的主人喜欢干净,会剔掉奴隶下身的阴毛,可像这样的,还是第一次,他们到底是想干吗?
  从肩膀开始,到腋下、胸口、肚子,然后是大腿和小腿……

  绽的皮肤本身就很光滑,体毛几乎没有,所以没用多大功夫这些地方就都剔干净了,接下来就是那里了……

  小心翼翼的从绽的小腹开始,到阴茎的根部,再往下到阴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