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乳畜和肉畜<1>
乳畜和肉畜<1>
 
清晨,笺鸿带着一丝胸闷睡醒过来,胸口的一对乳房已经饱胀的又大了两分, 乳头涨的不禁竖了起来。 

赶快起来。笺鸿心里想着,赶快抓起睡觉前就放在床上的袍子匆匆披在身上, 一边系着腰带一边走出去。 

这里是吴家烧烤店的后场,养着二十个肉畜十个奶畜。笺鸿就是乳娘中的一 个。从十八岁起她做这一行已经有五年了。 

“早啊。”一个身材消瘦的女孩跟她打个招呼,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最近烧烤店的生意不错,黑心的老板往往等不到肉畜们身子完全恢复就要把 她们再次宰杀。有一两个女孩想提议缓一缓,结果老板娘把眼睛一瞪:“不想干 啦!外面想干的人排着队!” 

现在经济危机,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像她们这样还能有一身肉可以卖,已 经是不错了。笺鸿卖的是奶水,听上去似乎要比做肉畜轻松一些,可是入了行才 知道做奶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早啊,琦琦。”笺鸿说话细声细气的,她是个文静的姑娘,也是怕说话声 音大了,会让奶水滴出来。 

“今天又轮到我了。”琦琦摸摸自己身上的肉:“都还没有长出来呢。” 

“老板算好的了。”笺鸿对她道:“有的肉店的老板在动手之前,还要给肉 畜灌水。” 

“你也还好啊,老板娘没给你们打激素。”琦琦总算是笑了一下:“我看到 那些打了激素的乳畜,乳房都大的吓人,估计是嫁不出去了。” 

是啊,笺鸿正在谈朋友呢,要是把身材搞坏了,一对乳房大的像布口袋一样, 肯定没有帅哥要的。 

“还在罗嗦什么!还不去干活!”老板娘不知道从哪儿横地里杀过来,嘴里 还叼着一只香烟。眼睛只一瞪,就把两个姑娘吓得赶紧就跑进了后堂,一个往左, 一个往右,各自去各自的岗位了。 

笺鸿的乳房经过了一晚上的积蓄,早就已经饱胀胀的蓄满了奶水。刺激着她 赶快坐进自己的小隔间,拿起桌上的塑胶吸嘴套在自己那两颗涨大的到了快要裂 开了一样的蓓蕾上,然后用手轻轻地拨开真空泵的开关,一阵微微的马达声传来, 只感到两边的乳头同时一紧,那原本就正好卡在吸嘴与软管之间的乳头一下子就 被吸了进去,在那狭小的空间里被拉成长长的一截。 

笺鸿顺着乳根往前推着乳房,白色的乳汁在真空的吸力下从乳孔中飙射出来, 将透明的软管打成了一片晕白色。 

“嗯……”笺鸿一面挤压着乳房,一面用手指压弄着乳头,好让那些乳汁出 来的更流畅些。只有这样,她胸前的闷闷的感觉才会轻松些。 

其实,笺鸿并不是个非常完美的乳畜,因为她的乳房从外观上看并不是十分 的丰满挺拔,只能说勉强挤一挤,还能看见沟。虽然说产乳量和乳房的大小并没 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可是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她这样的小胸女生似乎做一只乳畜 不够格。 

还好,这家店的老板是他们家的老邻居,也算是走后门,在笺鸿拿到了乳畜 合格证之后就让她上岗了。 

白色的奶水越流越多,笺鸿心口的沉重也越来越轻。渐渐的,两只100m l的奶瓶都灌满了,她的双乳也再吸不出来什么了。笺鸿便关掉真空泵,重新披 上衣服,把那还热气腾腾的奶瓶打好封口拿到外面交给老板娘。 

“就这么点啊。”老板娘不满意的道,“去吃饭吧,吃完饭回来再挤一次。” 

老板娘算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同情心的人了。不把这些丫头们的血汗和乳汁 榨干净是不会松口的。 

笺鸿不敢和她争辩,默默的到大师傅那儿去排队领饭,由于今天早上多睡了 十分钟,出门就没有好好的穿衣服,里面连件胸围都没有,不用太好的视力就都 能看得见她那乳头还硬硬的挺在衣服上。 

“嘿嘿……”里面帮工的伙计发出一声淫亵的笑声,却马上就招来老板娘的 痛骂:“作死啊!没看过你妈的奶子啊!不想看回家看你妹去!” 

大师傅波澜不惊,面无表情的给她打了一份饭让她带回去吃。 

笺鸿小心翼翼的捧着早饭低着头从老板娘身边走过,她连道谢的勇气也没有。 

这就是她一天的工作,也是生活的开端。永远伴随着的都是那些不怀好意的 男工色迷迷的眼神和老板娘的斥责,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其实和琦琦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琦琦比她大两岁,也是家里最大的孩子,下面还有五个弟弟妹妹要养活。她 爸爸妈妈都是普通人,挣来的工资还不够维持生计的,要不然也舍不得女儿来做 这流血割肉的生计。 

烧烤店的生意要到晚上才来,不过肉畜却是都要在早上就完成屠宰。 

琦琦把衣服脱掉爬到水槽里面去,自己拿下来一个莲蓬头往身上喷着水,周 围的帮厨走来走去,她丝毫不忌讳把自己的隐秘部位暴露在这些男人面前,反而 大大的岔开双腿,认真的冲洗着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边角——毕竟要是老板娘接 到投诉说肉不干净,她是会被扣工资的。 

“快点脱衣服!”一个胖乎乎的帮厨拉着一个小姑娘的手大吼大叫道,琦琦 好奇的看过去,只见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孩,正如花骨朵一样的年纪,穿着 红毛衣配着白色的衬衣,腰下围着一条黑色的短裙,纤细的小腿被黑色的打底裤 包裹的紧紧的。琦琦看见那个小姑娘都快要哭出来了,可是手还是紧紧的护在胸 前。 

那个胖帮厨叫王纥,是个手脚不怎么干净的人,有时候会趁着老板娘不在偷 偷的把美肉打包拿回家去。而且对她们这些肉畜也经常动手动脚的,只是肉畜们 看他多半是有贼心没贼胆才没有向老板娘告发而已。 

“怎么回事,怎么吵?”一个懒洋洋的,带着点无赖的声音从后门穿了过来, 琦琦知道是谁来了。在老板娘不在的时候,就算他最大了。 

烧烤店的少东家,二少一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打着哈欠走了过来。他看了 看那些还在水槽里带着的肉畜们,又看看那个可怜兮兮的女孩子,最后把目光落 在了王纥身上。 

“少爷。”王纥赶紧松开他的肥手:“这个新来的丫头不听话,不肯脱衣服。” 

“不肯脱你就好好说嘛,非要人家告你强奸啊。”二少拖长了的少爷腔软绵 绵的,但是却让那五大三粗的王纥不寒而栗。 

二少走到那姑娘面前,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好一张标致的瓜子脸,”他 一边赞叹着,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姑娘的身形:“肉少了点,不过没关系,本少 爷喜欢最要紧。”说着,他不满的瞥了一眼还呆着一边干立着的王纥:“呆着干 什么!等着扣工资啊!都回去干活!” 

虽然他是对王纥一个人说的,但是这话仿佛具有面杀伤的威力,大家都不约 而同的低头忙碌了起来,生怕被少爷抓住树立一个“吃多干少,白养米虫”的典 型。 

王纥左右看看,正巧就一眼看见了琦琦,一个箭步冲上来就站在她面前—— 生怕是别人把她给抢走了一样。不由分说的就将她的头按下,一手用力的分开她 的臀,露出里面那个香嫩嫩的菊花,然后琦琦就只感到那儿一阵剧烈的疼痛,这 个蛮牛样的家伙,丝毫不顾及身下肉畜的感受就把一个通用浣肠管子插了进去。 

强劲的水流冲击着她的肠道,她感觉好像快要有水要从嗓子眼里面给冒出来 了一样。王纥这才把管子头拔出来,拍打着她那圆滚滚的小腹:“快点,快点, 拉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那个红毛衣女孩在场的缘故,琦琦忽然觉得自己赤身 裸体的样子很羞耻,可是王纥却不管她到底是什么想法,只是不断的按着她的肚 子,将她的屎尿全都弄得流出来,转瞬之间又被水流冲的干干净净。 

然后又是重复上一步的操作,他再次将那管子插入到她的肠道里,灌水,然 后再拔出来,拍打挤弄着她的肚子,让她当着二少和那个女孩的面失禁。 

忽然,她觉得眼角有些热热的,是泪水吗?为什么会这样,她也不知道。屁 股后面火辣辣的疼,似乎还流血了,这没什么关系,在生物芯片的作用下,这只 会让她感到幸福。但是她却第一次发现,少爷没有在看她,而是在看那个蜷缩在 她怀里的女孩。 

过去不是这样的,从少爷代替他老爹接手厨房以来,几乎每一次琦琦接受屠 宰和解剖,他都会在她身边,用温柔而充满关怀的目光看着她。她知道的,他喜 欢她!去年他的生日的时候,他就用她做了一顿全烤来招待他的朋友们。 

可是,为什么…… 

她来不及多想,王纥就把她一把抱起,夹在肋下来到一排铁钩子前。这里是 屠宰区。大约是因为被少爷看着的缘故,他想表现得积极一些,而在他的字典里, 积极等于粗暴。他的力气很大,单臂夹着才一百斤刚出头的琦琦显得很轻松。 

王纥将琦琦的身子倒转过来,左手抓住她的两只脚踝,抖了抖,似乎是要将 她的骨头给抖散一样。然后抓起铁钩子上的一圈绳子将她的两个脚踝分别捆上挂 在两个铁钩子上。他抬起一个铁钩子将它放到较远的一个凹槽里卡住,这样,琦 琦的双腿就成一个大大的“v”字型打开,而她被迫看着地上,那是一条被血污 浸透了的地沟,在与她平行的位置上,已经有两个女孩在接受屠宰了。 

王纥从刀架上拿来一把长长的尖刀,迷信似的先将刀刃在琦琦的阴户上来回 磨了两遍,嘴里还念念有词。作为一只肉畜,她们的身体表面除了头发和眉毛, 是找不到其它的毛发的。因此她能够完整而清晰的感受到那冰冷的刀刃从自己皮 肤表面滑过时的感受。 

忽然的,一阵钻心的痛从膝盖后面传来,但却在转瞬之间被植入她大脑的生 物芯片转化为高潮电流,她的身子激动的颤抖起来,原本被冷水反复冲刷而有些 发白了的身子也因此而变得粉红起来。 

王纥丝毫不在意她的举动,非常快速的用刀在她大腿上齐膝关节,下齐腹股 沟的地方,画了两个圈,然后用手往上慢慢的翻去,就像是脱丝袜一样,将琦琦 大腿的皮肤给脱去了。展露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下底下红色的肌肉和一些淡黄色的 脂肪。 

二少满意的看着他的操作,同时还在品味着被自己搂在怀里的那个女孩发抖 的身子。这是多么可口的一只羔羊啊,若是直接烧烤掉未免浪费了些…… 

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王纥已经将琦琦两只大腿上的皮肤都给“脱”了下来, 然后再用到将那鲜嫩的大腿肉割下放到一个标记好了的袋子里交给个小伙计去切 碎穿签子。 

待两条大腿上的肉都刮下来之后,王纥换上一把小刀将她的大小阴唇连带着 那个已经勃起如黄豆大的阴蒂一起割了下来,这虽然是小小的几片肉,但是物以 稀为贵,卖起来比她那十几斤腿子肉还要值钱。 

此刻琦琦已经被接连不断的高潮弄的神魂颠倒,期盼着他下手再重一点,弄 得她更疼一点才好。王纥将铁钩子的间距拉的更大一点,并且又拿来两个铁架子 勾住她的腿骨,好让她的胸部和他保持差不多水平的位置。 

琦琦的乳房已经在快感中变大了一圈,王纥可没心思管这些,他粗暴的抓住 她的乳房——现在的科技很先进了,生物芯片都已经智能的到了可以识别各种伤 痛的原因,在有些条件下,一些轻微的痛苦不会被转化成快感——也就是说,他 这样像抓住一块橡皮一样的抓住她的乳房,却没有感到高潮,而是痛苦。但是, 随之而来的,寒光一闪,她看见鲜血喷薄而出,她那不大不小的奶子已经离开了 她的身体,被他丢到一个篮子里面去了。将两个乳房一起割下之后,伙计们会把 这些乳房集中送到一个大锅里面去去皮,用文火炼成乳油,这是做烧烤的极品油。 

割下乳房之后,王纥用刀在她腰间画了一圈,然后用双手使劲的朝下扯着, 仿佛是在给倒吊着的琦琦脱毛衣一样。 

没有错,他的少爷,二少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只不过他脱得是一件真正的毛 衣而已。那个小姑娘看到琦琦的双乳就这么不翼而飞之后登时就吓得晕倒过去了。 二少赶紧扶助她,一边还帮她脱掉身上的衣服。 

这还是个青涩的女孩啊。身子刚刚发育好,小乳房白嫩的好像才出炉的馒头 一样,二少忍不住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一股幽香飘来,几乎让他醉了。 

乘胜追击,他脱掉女孩的裙子和那黑色的打底裤,抚摸着她那丝绸一样柔顺 而有光泽的肌肤,口水几乎就要滴了下来。 

这个女孩很轻,估计最多也才八十斤,老妈肯定会要逼着她吃胖的,可是太 胖了就没有味道了。 

虽然经营的只是一家烧烤店,可是二少一贯以美食家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和员 工。 

他抱起这个女孩就来到一张空闲着的案板前,这是他专用的工作地点。比较 宽敞,也正好能满足他的趣味——他不喜欢流水线一样把女孩子分解成一块块分 门别类的美肉,他喜欢的是将她们还有意识,能说话的时候,就做成美餐,最好 还能与之分享。 

这个女孩该怎样享用,才不会浪费呢?二少摸摸下巴,开始了今天的第一次 思索。 

那边,琦琦的肉已经被处理的差不多了:脊柱被拆下来熬成高汤,肋骨自然 是用椒盐抹过之后等着客人来点。还有那些肝胆肠胃,自然有小学徒来手忙脚乱 的处理,王纥把她的一对明目挑出来之后又割下了她的红唇,便把她丢在一边不 闻不问。 

还是偷偷溜出去抽烟比较要紧。 

二少拿起一把窄窄的长刀,若有所思的望着这个女孩子,忽然间想到了一个 好主意。 

笺鸿被老板娘斥责一通之后灰头灰脸的回到了宿舍,张芊不多一会儿也回来 了,她俩同住一个宿舍,也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怎么了?”张芊把大包小包的东西玩桌上一丢,看笺鸿似乎不太开心的样 子便坐到她身边来:“有什么事情啊?” 

“没什么?”笺鸿笑了笑:“出去买东西的啊。” 

“嗯。”张芊把袋子打开:“买了些水果,还有些生活用品。早上起来的时 候看你还随着香就没叫你。” 

“我睡过头了。”笺鸿叹口气:“老板娘臭了我一顿。” 

“别往心里面去,”张芊正说着,忽然外面有人“砰砰”敲响了门。 

“谁呀?”笺鸿应声道。 

“是我啊,笺鸿姐姐。”来叫门的正是二少,张芊耸耸肩:“来找你的吧, 二少最近来找你可有些频繁啊。” 

“别瞎说,”笺鸿心里面由她自己的算盘呢:“我拿他当弟弟。”说着她就 去给二少开门,心里打定了主意:没事的话,就不放他进来,免得有人说闲话。 

外面二少倒是空着手,什么都没拿,笺鸿堵在门口:“少东家,有什么事情 吗?” 

“没什么事,”二少盯着她那棱线分明的俏脸看个不停。笺鸿的脸蛋算不得 柔和,但是却别有一番英气:“来问问姐姐你中午有没有空?” 

笺鸿眼珠子转了两圈:“干嘛?” 

“请你……们吃饭啊。” 

二少个子高,看见里面张芊的影子,马上就改了口:“你们天天出奶多累啊, 中午我给你们做个新鲜的肉畜吃。好不好?” 

“有新鲜的肉畜吃啊。”张芊跑过来:“二少好大方啊。” 

“应该的,应该的,”二少奇怪的笑道:“姐姐们记得饮料自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