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51-52)作者:p474400487
【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51-52)作者:p474400487
字数:12242


             51林虎迟来的解救

   强奸犯感受阳具虽然抽插曾雅思的口腔,不过没有她的主动口交,完全没有 感受到那种紧紧包裹阳具,还有那种吸吮力度带来的美妙快感,现在他感觉只是 在一个湿润温暖的洞口抽插,除了感受到口腔的温度,没有多少快感,贪婪吞咽 秘处流出淫液的他,知道前戏做得很足够了,随时可以奸淫她,嘴巴离开秘处, 近距离看见她的秘处,完全外翻,不过却异常粉嫩,没有任何一点因为做爱太多, 秘处变成褐色的颜色,他估计曾雅思刚破处没多久,刚被操得外翻的原因,要不 然应该不可能还会如此粉嫩……

  强奸犯没有犹豫,站起身体,来到曾雅思的两腿间,跪下来,看了一眼眼睛 紧闭,眼角流着泪,红唇半张,脸色红润,容貌靓丽端庄的曾雅思一眼,满脸淫 笑,眼神炽热的低头,大手抬起她垂直的修长玉腿,提着坚硬坚挺的阳具,对着 湿润流着一丝丝淫液的秘处口,挺过去……

  曾雅思虽然感受强奸犯忽然离开她,不过已经完全绝望的她,没有刚才那样 睁开眼睛,因为她知道不会有奇迹出现,果然,两个呼吸,就感觉双腿被大手抬 起,接着秘处口感觉被烫热的阳具抵着,这一刻,她还存在一丝希望的心理,终 于崩溃了,痛哭着艰难用力所有气力道:「呜呜,不要,呜呜,不要强奸我,呜 呜……凌战你在哪里,呜呜……救救我,呜呜,我不想被人强奸,呜呜,求求你 放过我,呜呜,我给钱你,呜呜,求你,啊……不……不要,呜呜,拔出去,求 求你,呜呜,不要强奸我,呜呜……」

   强奸犯听着曾雅思发出只有悄悄话音量,的最后求饶,他感觉异常兴奋,异 常刺激,没等她说完,他就忍不住了,用力一挺,顿时,阳具无比顺利的没入湿 润的秘处内……

  强奸犯感受阳具被秘处本能包裹,却没有想象中那么紧致,不由来一阵愕然, 接着他有些莫名的愤怒,可能因为感觉秘处不够紧致,让他觉得阳具不够粗长, 不是他再次将曾雅思秘处扩大扩宽的原因,因此情不自禁怒骂道:「靠,你这个 骚货到底被多少男人操过,你妈个逼,哪里那么松,我靠,我靠,看我怎样操死 你!」说完就阳具用力的猛烈抽插湿润的秘处……

  「呜呜,啊啊,不要,啊,求你放过我,呜呜……啊……不要强奸我,呜呜, 凌战,呜呜……救我,求你快来救我,啊啊……」曾雅思感受秘处的阳具猛烈的 抽插起来,那一刻,她无比清楚清晰的感受到,强奸犯的阳具跟凌战的阳具有些 强烈的差距,凌战的阳具插入秘处,她能无比清楚的感受到秘处充实得发涨,而 强奸犯的阳具却是没有让她感受到充实,她此刻知道,秘处已经适合凌战阳具的 粗长,要想感受超越凌战阳具带来的充实的快感,必须寻找到比他阳具更大的才 行,也在此刻,她终于知道原来凌战的阳具原来如此之粗长,她以前虽然醉酒被 破处但她确实没记忆,那次在车里被小孩趁机侵犯,她感受到小孩的阳具,不过 她认为是小孩还没有发育完成,这次她终于有了明确的对比知道,原来男人的阳 具也能像女人的乳房一样,差距可以如此巨大,现在就好比F级别的乳房,对A 级别的乳房,是完全没法比的,这种差距是无比巨大,单凭眼睛看差距不是十分 厉害,但是当做爱欢好时,那种传递而来的快感,可是天与地的比较,不过,虽 然如此,但是还是有一定的酥麻,酥痒快感传来,正因为经常享受凌战粗长阳具 带来的充实发涨快感,现在这不足的快感,更让曾雅思生不如死的同时,更加恐 惧失去凌战,恐惧失去他以后,得不到满足的性生活,但是这时她只能痛哭着继 续求饶……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猛烈撞击声,在车内不停响起。
   「我操死你,妈的,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乖乖女,谁知道,下面那么松,看来 你可能就是那种所谓的援交妹,妈的,逼都被人操松了,妈的,我强奸那么多女 人,即便那些生过小孩的少妇也没用你的逼松,妈逼的,还以为操到好逼,谁知 道确实个烂货,我操死你,说是不是,到底被多少人操过……」强奸犯跪在曾雅 思的两腿间,双手抬起她的双腿,阳具猛烈的抽插秘处,不过不知是他阳具不够 粗长,还是曾雅思秘处已经完全定型凌战粗大阳具的尺寸,他虽然是猛烈抽插, 但是传来的快感却是没多少,比刚才抽插她口腔快感多不了太多,同样他也知道 曾雅思对比可能更加没有快感,因此他很愤怒,看着如此靓丽端庄的曾雅思,却 没有想象种那样,阳具被她紧致的秘处包裹,每一次抽插都让她难以自拔的情况, 他满脸狰狞愤怒的看着曾雅思怒道……

  「呜呜……啊,不要,求求你不要,呜呜,我说,我不是援交妹,啊,呜呜, 求求你放过我,呜呜……」原本就无力的曾雅思,此时秘处被猛烈抽插,更是完 全瘫软了,眼睛紧闭,流着泪,脸色红润,满脸泪痕,秘处传来比刚才手指抽插, 强烈一点的轻微酥麻,酥痒,脑海想到凌战知道她被强奸不要她,以后即使交了 男朋友,每次都是这种微不足道的快感,再也无法感受那种无比充实到发涨,单 凭插着不动也让她沉沦陶醉的快感,更不要说再也无法享受凌战那种让人沉沦的 玄妙手法和抽插技巧,只要想到这个情景,她就恐惧万分,不知该如何活下去了, 而且她真的很爱凌战,很想跟他一辈子,曾雅思内心生不如死,哭声更加凄惨的 求饶道……

  「啪啪啪」,「啪啪啪」猛烈响亮的淫秽抽插声,没有因为曾雅思的求饶而 停止,依旧不停的响起……

  强奸犯听见曾雅思的话,不由来更加愤怒,如果她说是援交妹他可能心情好 过很多,现在听她如此说,证明操过她的男人阳具都很大,这让他很不甘,很愤 怒,以前强奸的女人他都有种成就感,虽然不是真的个个都那么紧致,但是起码 抽插起来感觉阳具跟操过她们的男人差不多粗长,而且之前还有个女生,不是处 女了,秘处也差不多完全外翻,他强奸她时挣扎,当他抽插她时,因为他阳具比 她男朋友粗大,女生还迎合他呢,现在这个情况,让他很不开心,不过,看着靓 丽端庄的曾雅思,脸色红润,满脸泪痕,流着泪,满脸悲痛欲绝,生不如死的表 情,她此刻妩媚又楚楚可怜,无助,让他感觉异常刺激,所以他没有继续说话, 将她的修长的玉腿架在肩旁上后,就趴在她娇体上,一手用力揉搓她的饱满的圣 峰,一边张开吃下樱桃用力陶醉吸吮,一手抚摸她的翘臀,还不时拍打一下……
  「啪啪啪」,「啪啪啪」的猛烈撞击声,「呜呜,不要,啊,求你放过我, 呜呜,凌战,救我,呜呜,」曾雅思凄惨的痛哭声,「咕噜咕噜」的吞咽声, 「唧唧」的吸吮声,交织在车内响着……

  不知过了多了,因为秘处的不紧致,强奸犯感觉没太大的快感,感觉今天做 爱比平时要长不少的时间,其实这样猛烈抽插也不过是二十分钟左右,不过即便 这样,他还是迎来了高潮,阳具猛烈抽插着,吐出口中的樱桃,脸色红润,看着 满脸泪痕艳红,靓丽妩媚,红唇半张,眼睛紧闭,流着泪,发出「呜呜,啊,呜 呜,凌战,救我,呜呜,啊,啊哈,呜呜,」痛哭着仿佛如此猛抽插,也没有感 觉似得,没有诱人淫叫的曾雅思,满脸淫笑道:「啧啧,我要高潮了,你想我射 在你里面,还是你的口,快说了,我就要来了……」

   曾雅思闻然,又惊恐又生不如死,悲痛欲绝痛哭着道:「呜呜,不要,求你 不要射在里面,呜呜,你射在哪里都行,求你不要射在里面,呜呜……」

   强奸犯闻然,满脸淫笑,阳具抽插速度竟然还能快上一些,猛烈进出着湿润 无比,每一下的抽插都带出一滴滴淫液的秘处,语气妥协带点无奈道:「好吧, 居然你那么不想我射在你里面,那我就……」

   强奸犯的故意拉长尾音准备说出下面的话来,曾雅思以为他真的不射在她秘 处内,忍不住打开只能睁开一条缝的眼睛,可惜映入眼中的却是看见他满脸淫笑, 眼神戏谑看着她的画面,那一刻,曾雅思内心异常不安,脑海一片空白,下一秒, 她回过神来,知道强奸犯的意图,可惜已经晚了……

  强奸犯看见曾雅思紧闭的眼睛睁开一条缝时,当即戏谑的大笑继续道:「哈 哈哈,那我就如你所愿,射入你里面吧……哈哈哈,来了,哦……」说完,阳具 用力往秘处内一顶,接着就一动不动……

  曾雅思睁开一条缝的眼睛,不由来半挣开,眼睛泪水汪汪,眼神绝望,恐惧, 无力的娇手艰难微微抬起,用尽全力生不如死悲惨凄厉道:「不……求你不要射 在里面……嗯,啊……不,我不要啊,呜呜……呜呜呜……」可是现实是残酷的, 当她感觉秘处内的阳具喷射出一股股温暖的精液,射在秘处内时,微微抬起的娇 手无力跌落座位上,泪水汪汪的眼睛,失去灵动,眼神绝望空洞,整个人如同失 去灵魂似得……

  强奸犯见状不但没有丝毫不满,反而无比兴奋刺激,看着她淫笑道:「啧啧……美女,我的精液多吗……啧啧,这可是憋了一个星期的哦,足够你怀孕了吧, 啧啧,如果还不够你也不用怕,因为我还没完呢,啧啧,你的屁眼应该没有被操 过吧,今天就有我来帮你开苞了,啧啧,你害怕吗,害怕我可以不操你屁眼哦。
   嗯……看来你不害怕呢。那好我现在就操你屁眼了。哼,操死你妈逼。叫你 装!「

   眼看身下的曾雅思真的如同失去了灵魂似得,一声不吭,眼神空洞绝望,半 张着红唇,眼睛狂流不止,艳红的脸庞满脸泪痕……强奸犯不由来内心无比嫉妒 凌战,竟然能让靓丽端庄的曾雅思如此深爱着,确实此时曾雅思感受秘处的温暖 精液,脑海幻想到凌战拉着施洁儿她们,越走越远的情景,因此她的内心已经死 了。

   强奸犯说到做到,更何况他早就发誓要将凌战有关的女性,三个洞全部操过 一遍,拔出阳具,顿时秘处流出大量的白色精液,不过他没有理会,双手将曾雅 思娇体一翻,顿时她就以趴着的姿势躺在座位上,然后大手在丰满的翘臀用力的 揉搓一番后,双手按着翘臀各一边,接着用力往两边辨开……

  下一秒,曾雅思的细小的屁眼暴露无遗,强奸犯没有犹豫,「啧啧」淫笑一 声,然后调整好身体后,阳具对着细小的菊花挺过去……

  眼神空洞绝望的曾雅思,感受到屁眼被强奸犯的阳具抵着,并且在缓慢挺进, 但是她没有在求饶,只是眼睛半睁开,眼睛狂流不停,下一秒,阳具入侵屁眼, 传来一阵阵的疼痛,她没有求饶,不过眉头不由来紧皱着,艳红的脸色快速褪色。
   随着阳具的挺进,疼痛越发厉害,曾雅思没有痛哭声,没有求饶声,但是眉 头越皱越紧,脸色越来越白,额头布满冷汗,呼吸急促,不过眼神依旧空洞绝望, 半睁开眼睛狂流不止。

   伴随着强奸犯「啊。」的低吼一声,顿时一阵撕裂如同破处的疼痛传递曾雅 思脑海,当时就眉头紧皱成一团,额头滴落一滴滴的冷汗,脸色苍白,表情疼痛, 眼神绝望空洞还有些疼痛之色,眼睛泪水汪汪流着泪,半张的红唇发出「嗯」的 闷哼一声,然后一秒,她感觉屁眼本能包裹强奸犯的阳具……

  「哦,好紧,好爽,哦……」强奸犯感受阳具被屁眼紧紧的包裹着,如同想 夹断似得那么紧致,传来的美妙让他当时情不自禁就呻吟出来,同时因为太紧致, 他差点忍不住就射了。

   足足过了好几个呼吸,强奸犯才好不容易,压制那种要射出精液的感觉,然 后完全没入屁眼的阳具,往后抽出,顿时带出鲜红刺眼的鲜血……

  看着阳具沾满鲜血,强奸犯无比兴奋激动,刺激,当即双手捉住曾雅思的腰 部抬起,下一刻,曾雅思双腿以跪着的姿势,乳房以上的位置又以趴在的姿势, 看起来异常怪异,不过强奸犯没有任何理会,因为他此时已经急不及待要开发从 没有被人操过的菊花……

  「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快速响起,「嗯,嗯。嗯……」的曾雅思 的闷哼随之而来。

   「哦,哦……好紧,哦……操死你,哦,哦,好爽,哦,你要记住。你的屁 眼是我开苞的,哦……」强奸犯一边双手捉住曾雅思盈盈一握的柳腰抬起,一边 阳具快速的进出屁眼……感受阳具有屁眼的鲜血作为润滑作用,阳具能不疼痛的 情况下,快速抽插干燥温暖的屁眼,感受阳具被异常紧窄的屁眼包裹,随着抽插 传来阵阵美不可言的快感,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呻吟道……

  「嗯,嗯……嗯……」曾雅思脸色发白,眉头紧皱,额头布满冷汗,眼睛半 挣着泪水汪汪,流着泪,眼神绝望空洞,表情疼痛,没有求饶,没有痛哭,全身 无力没法挣扎,如同失去灵魂的人偶任由强奸犯性侵犯,被他无情的蹂躏,被逼 感受屁眼传来撕裂的疼痛,却还有种极度酥麻的感觉,秘处本能流出大量的淫液, 滴落在座位上,半张的红唇发出闷哼声……

  从外面看,此时小车正在不停的震动着,还发出一阵阵「啪啪啪」,「啪啪 啪」的低低沉淫秽声,「哦哦,好爽,哦。操死你。哦,」男人的舒服呻吟声, 「嗯嗯……嗯。」女人的闷哼声……

  不知过了多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繁星布满天空,月亮从云里出来,散发 皎洁的月光照耀大地,路灯也开始亮起时,林虎独自一人往宿舍方向行走,突然, 他停止不动,看着右边不远处围栏的小车,只见小车内的灯光亮着,还在不停的 震动,他顿时知道这就是所谓车震,他一时好奇,不由来往小车走去……

  而这时车内,曾雅思脸色殷红,眼睛,半挣着失去灵动,泪水汪汪,流着泪, 眼神绝望空洞,满脸泪痕,秀发凌乱,皱着眉头,额头布满冷汗,平躺在座位上, 娇手无力的握成拳头,脖子一个个粉色的吻痕,饱满挺拔的饱满圣峰,布满粉色 的指痕,樱桃坚挺通红,一边被大手覆盖揉搓,一边樱桃被用力吸吮……修长的 美腿架在强奸犯肩旁上,随着每一下抽插摇摆不定,秘处表面有白色精液,此刻 不停流着淫液,菊花此刻本能包裹猛烈抽插的阳具,每一下抽插都带出红白的液 体,滴落在座位上,樱唇微微红肿,半张着,发出「嗯,嗯,嗯……」的闷哼声……

  突然,强奸犯更加猛烈的抽插曾雅思的菊花,猛烈的抽插几十下后,忽然没 入菊花的阳具快速拔出,对着流着淫液的湿润秘处,就是一挺,顿时,曾雅思情 不自禁发出「啊……」的娇吟,紧接着完全没入秘处的阳具,立刻就开始猛烈的 抽插起来,又是几十下后,忽然用力一顶……

  也在同一时间,脸色殷红的曾雅思,脸色潮红起来,微微仰着头,泪水汪汪 失去光彩的眼睛,泪水突然加快的流出,眼神空洞绝望,生不如死,表情悲痛欲 绝,眉头微皱,半张的红唇不由自主发出「啊……」的娇吟一声,接着无力握成 拳头的娇手松开,娇体本能的一阵痉挛……

  下一秒,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然而就在这时,车内突然被打开,然后还在 陶醉享受高潮的强奸犯,突然感觉被人用力一拉,接着他就感觉屁股一痛顿时忍 不住发出「啊」的一声惨叫,可惜没等他回过神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全身忽然传 来一阵阵的疼痛,他想也不想就惨叫求饶道:「啊啊,不要,啊,求你不要再打, 啊啊,好痛,啊啊,求你不要再打,里面的女人随便操,啊啊……好痛,啊……」
   不过没多久,惨叫声就停止了,原来强奸犯被林虎打晕了。

   林虎狠狠踢了几脚强奸犯,发现他真的晕了后,才眼神复杂的抬头看着车内 的曾雅思,脑海不由来浮现那晚他第一次去酒吧,看见靓丽端庄的她,独自在豪 气的喝酒,不过几杯就醉倒了,于是他出手了,带着她去开房,那晚他得到她的 第一次,起初她被疼痛清醒过来挣扎,呼救,但是很快在他的高超御女技巧下, 主动的迎合他,那晚他也很尽兴,很难忘,毕竟是重生后得到的第一个处女,因 此他对曾雅思的容貌记得很清楚,就在刚才他好奇以为小车在车震,没想到临近 一看,发现竟然是曾雅思,而且从她满脸泪痕,眼睛半挣着,流着泪,眼神空洞 绝望,生不如死的表情看来是被人强奸,所以他想也没想就打开车门,将强奸犯 拉出车外,一阵猛打……

  此时林虎眼神复杂的看着车内的情景,只见曾雅思全身赤裸,平躺在座位上, 秀发凌乱,眼睛失去光彩泪水汪汪,半挣着,眼神绝望空洞,生不如死,靓丽端 庄的容颜,脸色潮红,满脸泪痕,脖子布满粉色吻痕,饱满圣峰布满粉色指痕, 还有牙齿痕,樱桃通红坚挺,修长的美腿垂直分开,秘处流着混合的精液滴落在 座位上,还有屁眼流着鲜血与座位的精液混合成红白液体,座位下一件件的衣服, 裙子,裤子,鞋子堆成一堆,凌乱不堪……

  林虎看见曾雅思这个模样,不由来心生怜惜,同情的「哎……」叹息一声, 不知该怎样报警先,还是想安抚她的,问她要不要报警时,突然响起了来电的铃 声,林虎发现不是他的手机,然后细心一听原来是座位下一堆衣服哪里传来,看 了一眼一动不动,如同失去灵魂的曾雅思,他最后决定了,从那堆衣服里拿出一 个包包,打开拿出手机。

   林虎看着手机显示「老公」的手机号码来电,按了接听,顿时那边传来一个 男子的声音道:「喂,老婆,你回家没有,我刚从施洁儿宿舍出来,做了一个下 午,还没有吃饭呢,你没回去我们就一起吃饭,然后今晚我们继续做啊……如果 你回去了,那你一下过来我宿舍过夜,知道吗!!」

   林虎闻然,立刻明白男子所说的意思,看了一眼车里的惨状,想到曾雅思所 谓的老公,竟然还一脚踏两船,并且还用命令的口气说着,他原本不想告诉曾雅 思的「老公」这个残酷的事实,但是此刻要让他后悔没有保护好自己女人,还一 脚踏两船的后果,满足表情,语气冰冷道:「你好,你是老婆就在刚才被人强奸 了,我刚刚救了她,她现在还在车里,衣服还没有穿呢,你现在快来接她吧,我 一会发地址给你……」

   「你说什么,雅思被人强奸了,妈的,到底是谁敢强奸我的女人,我要废了 他,你立刻发地址过来,我以最快的速度过来……」电话传出男子暴怒的声音。
   林虎没有回答,只是冷笑一声,挂了电话,然后将地址发送过去。

             52林虎与凌战的关系

   凌战满脸难看,眼神暴怒,看着发来的地址,怒道:「到底是谁强奸雅思, 连我的女人也敢动,很好,我倒想看看你是谁,最好你比我厉害,不然我绝对要 你后悔……」自言自语说完,就快步走向大路……

  有了林虎的详细地址,凌战打了一辆的士,给地址司机一看,并告诉他有急 事要快后,十分钟左右就来到目的地了,付了钱,刚下车就看见曾雅思的小车, 那一刻,凌战脸色无比难看,他本以为曾雅思是被人劫持到另外一台车上被强奸, 但是没想到竟然在她自己的车上被强奸,他知道曾雅思很少外出的,因为每次打 电话她基本都在家里,即使不再也有朋友陪伴,很少会单独外出。

   现在这个情况,明显有人早就盯上了她,可能跟踪很长一段时间,而且今天 中午曾雅思还在他宿舍,照这样来,以曾雅思的习惯来看,他猜想应该是曾雅思 离开他宿舍,正打算离开回来时被人劫持了,这么一想他内心又怒又惊,竟然有 人跟踪他没有丝毫察觉,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只能以后更加谨慎了……
  凌战满脸难看,眼神暴虐,愤怒,急忙走向小车,当他来到小车旁时,立刻 打开后排的车门,顿时看见曾雅思秀发凌乱,眼睛半挣着,没有丝毫光彩,泪水 汪汪,流着泪,眼神绝望空洞,脖子布满吻痕,樱唇半张微微红肿,全身赤裸着, 饱满的圣峰布满粉色的指痕,牙齿痕,樱桃坚挺通红,修长的美腿垂直分开,秘 处口有白色的精液,大腿根有血痕,他发现是翘臀流出的鲜血,顿时他就知道, 曾雅思的屁眼被强奸她的人开苞了,看着座位上红白的液体,他暴怒,杀意腾腾, 脸色难看不已,眼神暴虐,暴怒低吼道:「是谁,给我出来,我要废了你……」
   话语刚落,林虎就在不远处的阴影处走出来,看着凌战,冷笑一声道:「呵 呵,好大的口气啊,我倒想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

   凌战转身满脸狰狞,眼神暴虐,语气却平静问道:「你就是强奸我女人的家 伙吗……」

   林虎闻然,摇摇头,冷笑着回答道:「呵呵……不好意思,我不是,啊,也 不能说不是……因为你女人的处女膜正是我破的,只是不知那时你跟她是不是已 经认识呢!!」

   凌战闻然有些意外,不过他忽然恢复平静,面无表情道:「哦,这么说你就 是刚才那个救我女人的人了,这件事上我真心多谢你,不过接下来我就要清算你 趁我的女人醉酒强奸她的事情了,我可是找了你很久呢,不过我很奇怪,你为什 么要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林虎闻然,认真看了一眼凌战,大笑一声道:「哈哈……你很聪明,好吧, 那我就直接说了,强奸你女人的犯人就在我身后,不如这样,我们打一场,你赢 了我给你犯人,你输了她归我,你跟她分手,我还是将犯人交给你处置,而且反 正你有其他女人,知道她被强奸也不会要她的了,不如便宜我是吗……」

   凌战听完后,满足表情,眼神冰冷的看着林虎戏谑笑道:「呵呵……不好意 思的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打算放弃我的女人,除非她们不要我,不过很遗憾告诉 你,她们是不会离开我的,因为我啊,下面比你们这些家伙大太多了,耐力又很 不小心的太长,经常将她们操的求饶……当然我也不肯定她们绝对不会离开我, 不如等我将你打成猪头的时候你再去问问如何……」

   林虎听见后哑然失笑,不过接着他眼神也冰冷的看着凌战,冷笑着回答道: 「呵呵,原来如此,不错,不错,我已经不知多久没有人敢用床上功夫来挑战我, 嘲笑我了,很遗憾的感受你,你很快就要失去一个女人,来吧,让我看看你有没 有,你嘴巴说得那么厉害。」

   语音刚落,两人不约而同的冲向对方,临近时,两人同时打出一拳,顿时拳 头与拳头碰撞在一起,两人同时后退半步,感受拳头传来的疼痛,两人咧嘴一笑, 眼神暴虐,满脸狰狞的继续出拳……

  接下来,拳头与拳头撞击,脚与脚对踢,不过两人重生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虽然重生后没有灵力修行,不过他们的功夫很是了得,称得上是宗师级人物……
  然而两人越大越心惊,越打内心越奇怪,你来我往,你一拳我一拳,你一脚 我一脚,你掌化我拳劲,我拳劲破你掌风,就这样打了十分钟……

  忽然两人默契的后退两步,眼睛死死盯着对方,眼神奇怪,惊异,突然,两 人异口同声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跟我的武功一模一样的。」

   两人也没想到对方问出自己的问题,先是一愣后,凌战抢先问道:「我叫凌 战,你叫什么名字,你知道风鸣大陆吗……」

   林虎闻然眼睛一亮,满脸惊喜,盯着凌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自言自语 似得大声道:「天下女人皆为奴……」

   凌战闻然,满脸也是惊喜若狂,大声回答道:「天下女人皆为奴,唯独我门 能称雄,世人辱我为淫魔,我讽世人不懂情。情欲门,第一代掌门,凌战。」
   林虎闻然,眼睛情不自禁的流出了泪水,身体颤抖着,看着凌战大声道: 「情欲门,第二代掌门,威鸣天,现在叫林虎……」

   凌战闻然,眼睛也无法控制的流出了泪水,两人看着对方,同时向前两步, 当两人距离只有一个拳头时,突然,两人紧抱在一起,林虎流着泪,激动道: 「师傅,徒儿终于找到你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凌战也流着泪,激动道:「天儿,辛苦你了,我以为我们永远也见不到了…
  …「

   原来凌战跟林虎在风鸣大陆时,竟然是师徒,而且只有两个人的门派,而且 他们更是开创「情欲门」的创始人,世事难料,前一刻还想将对方狠狠揍一顿的 两人,下一秒原来是基本上是永远也不会相见的师徒。

   凌战经过简单的询问林虎,得知原来在风鸣大陆他死了以后,身为徒儿的威 鸣天,也就是现在的林虎,他得知感情如同父子的他被杀了,他无比悲痛,无比 暴怒,决定要为他报仇雪恨,就这样经过几年的准备,而且他还修了一名弟子, 将毕生所学全部教导给他后,就去为他报仇,那时他已经没打算能活命走出去, 经历多次生死终于将那个组织几乎灭了,那次他先将首领的妻子女儿都用高超的 御女技巧征服了,然后当着首领的面奸淫她们,因为被他征服首领的妻子,女儿 很是主动回应他,然而那个首领不知是知道必死无疑,还是很深爱他妻子,竟然 看不下后自爆了,而他也死了,然后重生在这个,迷奸吴娇被杀的林虎。

   凌战听完后,内心又感动,又欣慰,看着满脸泪痕,样貌普通,身材颇为强 壮的林虎,哽咽道:「天儿,你这,哎。说到底都是师傅害了你……现在说什么 也没有用了,今天我们能相遇肯定是天上的安排,不过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
  …「

   林虎闻然,知道现在不是团聚的时候,当即擦拭干净眼泪后,转身向着刚才 藏身的地方,几个呼吸后,他拉着昏迷不醒的强奸犯扔在凌战面前,看着强奸犯, 眼神愤怒,语气恶狠狠询问道:「师傅……这就是强奸你女人的家伙,刚才我离 远看见小车在不停震动,我以为是什么车震,好奇一看,没想到发现竟然是那晚 醉酒被我……额……那个……这个……师傅不好意思,我当时不知道她是你的女 人,不然打死我也不会上了她……」说着说着林虎才记得自己也奸淫过曾雅思, 不由来满脸尴尬,抬头看着凌战认错道……

  凌战闻然,摆摆手,然后笑道:「呵呵,没事……你跟我是什么关系,难道 就是师徒那么简单吗……呵呵……想当年在风鸣大陆的时候,我的女人几乎你都 上过了……哎,现在想起真怀念那个时候啊,实力强大,美女又随时可见,我们 师徒一起将那些女子干的,要死要活,欲仙欲死,事后又求我们负责任,哈哈哈……」

   林虎听后,脑海很自然浮现出那时的画面,眼中追忆仿佛,笑着回答道: 「哈哈,是啊……那时真的太开心了……那些女子知道我们的名字时就绝望的求 饶,求我们放过她,当他们拒绝后,又那我们禽兽,畜生,但是当她们尝试到那 种欲仙欲死的滋味时,最后又求我们,哈哈……那时师傅的女人我都忘了有多少 了,每到一个地方都有……我记得那时师傅你每次有新的女奴时,之前的女奴玩 厌倦了,就塞给我,要我慰籍她们,那时我都累死了,上完一个又一个!!!」
   凌战闻然脑海再也追忆,忽然,他看着林虎笑道:「呵呵,我记得有个女奴 是你求我给你的吧,那个女奴我其实也很喜欢她啊,我原本想一直就在身边,不 过看你钟爱我才让了给你……」

   林虎听见后,先是满脸笑容,然后想到现在,不禁眼神落寞无奈笑道:「哈 哈,师傅你是说蓝冰吗,那时我第一次看见她,我就被她迷住了,她的冷艳,深 深的吸引我,不过那时是师傅你刚收的女奴,我真的不知如何开口,本想你过一 段时间玩厌倦了,我就接手收下她,没想到师傅你竟然有意要将她就在身边,我 一时情不自禁就说了出来,蓝冰当时知道后,死也不愿意,后来还是多得师傅使 用」欲春散「,当时我跟她足足做了两天两夜,她恢复清醒时,还想杀了我,当 时我以为死定了,没想到她没有杀我,那一刻我才知道她原来是那么善良的女子, 不过那天之后我花了很多努力才追到她呢……直到死之前,她还是我深爱的妻子 之一,现在我这情况,哎……也不知她们现在怎样了……」

   凌战闻然满脸的笑容也消失了,想起风鸣大陆那边的妻子,他又想念又无奈, 满脸惆怅,叹息道:「哎。现在这情况,我们已经没可能跟她们相见了……只希 望她们忘记我们,好好活下去了。哎!!」

   林虎闻然内心一阵悲伤,不知该说什么时,忽然听见小车内传出曾雅思的微 弱悲痛叫喊道:「战,老公你在不在,我好害怕,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呜呜……
  老公,求你不要扔下我,呜呜……「

   林虎闻然立刻收起悲伤的情绪,看着凌战道:「师傅,现在我们不是说这个 的时候,你的女人现在在车里哭着要见你呢,这家伙敢动师傅你的女人,师傅你 说该如何处置他呢……」

   凌战闻然,知道现在确实不是说这种事情的时候,低头看了一眼强奸犯,平 静道:「废了他,然后报警吧,他是通缉的强奸犯,如果是在风鸣大陆的话,我 不但不会这样做,而且还可能收他为徒。不过现在在这个世界,都有着各种法律 法规,而且我们都已经是普通人,根本没有自保能力,所以我们只能去适应这个 世界了……这家伙我之前破坏了他的好事,救了一名少妇,现在他强奸曾雅思, 想必是报复我,其实不是不可以放过他,但是他怕,他认为我怕他,之后不知做 出什么事情来,那就麻烦了,所以还是报警吧……」

   林虎闻然,点点头,然后蹲下,大手按在强奸犯的腹部,运转最近修练风鸣 大陆武者功法练成的一丝内力,两个呼吸后,再次站起来,然后看着凌战道: 「师傅,我已经将他废了,他的命根以后再也硬不起来了。」

   凌战闻然,点点头,道:「嗯,那就好,现在我先将她送回我宿舍,之后的 事情交给你了,明天我们再好好团聚一番……」

   林虎听见后,忽然笑道:「呵呵,师傅,不如明天带上我们的女人,一起好 好庆祝一番如何,呵呵,师傅你别看我现在这样,我可是收下几个女奴了……师 傅你现在这个样子,比你生前好看多了,到时不要告诉我只收下车里那个女奴哦, 哈哈哈……」

   凌战闻然哈哈大笑道:「哈哈……你小子,还想跟我比是吗……很好,不如 这样,到时谁的女奴多,他就可以挑选对方其中一个女奴过夜,如何……」
   林虎听见后,当即连忙点头答应道:「好啊,这可是师傅你说的,不准找人 充数哦……」

   凌战闻然,不满道:「那是自然,你当我是什么人,倒是你小子那么狡猾, 我要提防一下才对,我先跟你提个醒,是不是女奴我一看就知道,如果被我发现 了,即便你多了也当我赢,知道吗……」

   林虎闻然,拍拍胸口,保证道:「师傅你就安心吧,我可不是那种小人,到 时你就知道!!!」

   接着凌战与林虎互相留下联络电话后,凌战转身来到小车前,打开车门,坐 进驾驶位,驾驶小车离开……

  林虎看着小车离开后,过了十多分钟,才打电话报警……五分钟而已,就有 警察到来了,发现除了地上只有昏迷不醒的强奸犯外,什么人也没用……

  ……

  一个小时后……凌战全身赤裸,抱着全身赤裸,眼睛红肿,流着泪,看着他 的曾雅思从冲凉房出来……就在不久前,凌战回到宿舍,就直接抱着曾雅思进去 冲凉房洗澡,期间,曾雅思一直痛哭不已,并求他不要抛弃她,不要离开她……
  当凌战将曾雅思平放躺在床上时,药力消失,已经恢复气力的曾雅思,急不 及待就娇手环抱凌战的后颈,红唇吻向他的嘴唇,疯狂的索吻起来,玉腿竖立大 大分开,无比主动疯狂主动迎合凌战……

  凌战知道这时曾雅思内心肯定悲痛欲绝又恐惧自己离开她,所以现在最好就 是用做爱这种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告诉她,因此,他一边疯狂与曾雅思热吻, 一边提着坚挺的阳具,对着有些湿润的秘处口,就是用力一挺……

  「嗯……」疯狂索吻的曾雅思,红肿的眼睛不由来猛的瞪大,眼神出现短暂 的失神,感觉秘处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后,接着就是无比舒服,熟悉的充实,发 涨,感受秘处包裹粗长的阳具,清晰感受到阳具的坚硬,烫热,因为刚被强奸犯 奸淫,因此此刻她无比清晰的感受到凌战的阳具到底有多粗长,以前她还不知道, 现在她终于清楚的知道了,单单只是阳具,就让她离不开凌战了,更不用说他无 比高超的御女手法,下一秒,回过神来,看着近在眼前温柔的眼睛,她内心无比 感动,无比幸福,同时又无比恐惧,她真的很害怕凌战会跟自己分手,她真的很 爱凌战,她真的不能失去他……

  曾雅思睁开红肿的眼睛,流着泪,眼神爱慕,深爱,倾慕,娇手更加用力环 抱凌战后颈,修长玉腿用力交叉缠绕他的腰间,红唇更加疯狂索吻凌战的嘴唇…
  …

  「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嗯,嗯……嗯……」曾雅思索吻发出 的娇吟声,「噗噗噗」阳具进出湿润秘处,发出的低沉淫秽声,在宿舍里响起…
  …

  十分钟,曾雅思满脸潮红,娇手夹着凌战的脸庞,红唇疯狂索吻着,娇舌伸 进他的口腔,跟他的舌头缠绵,贪婪争夺混合的唾液吞咽,修长的玉腿用力交叉 缠绕他的腰间,眼睛红肿,流着泪,眼神倾慕,迷离,娇体一阵痉挛,脑海一片 空白,无法形容的销魂高潮,让她沉沦,不能自拔,接着猛烈抽插秘处,带出一 滴滴透明淫液的阳具,下一秒,带出白色的阴精也淫液滴落在床上……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