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男人们的抵抗】(改编)(07)【作者:wgdsfbaddr】
【男人们的抵抗】(改编)(07)【作者:wgdsfbaddr】
字数:49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够了!」

  影狼吼道。

  「介绍一下吧。」

  像是怕影狼听不清楚一样,由依抓住男人的头发把他的脸扭向影狼。

  「变化太大,认不出来了吗?」

  由依调皮地笑道。

  那个男人的脸,好像在哪里见过……

  「难道说!剑介先生!?」

  「答对了……非常正确……」

  由依笑了起来。

  潜伏首都的抵抗组织中,「刺喉之剑」是佼佼者。而其中被以「剑」字为名的战士们,则更是兼备勇气和实力的精英。

  而在所有的「剑」中,最强和最勇敢的就是日向剑介。年长影狼六岁,实力也在影狼之上,与影狼有过命的交情,被影狼当成大哥一样憧憬着。

  「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情!」

  听到影狼发疯般的吼声,由依纳闷地回过头来。

  「为什么?忘了吗?我是拷问官啊。」

  说着,由依的高跟鞋踢在剑介的侧脸上,就这样把他踢飞了,从眼睛流出的鲜血飞溅出来将地板染上了点点猩红。

  「把你知道的还没被毁灭的组织的名字说出来吧。」

  由依说道。

  剑介拼命用残废的四肢爬回到由依脚下,额头磕在地板上。

  如此卑屈的动作,已经不是影狼认识的剑介了。

  「是……是,由…依…大人。之前、前交待的、的几个组、组织都已经被、被灭了,只剩下『隐、隐之里』还存在……」

  「地点在哪里?」

  「由…由依大人,我,我真的不…知道……」

  由依狠狠地往剑介侧腹踢去。

  「其他的,还知道什么?」

  「由……依大……人,『隐之里』的一个干部跟我有不一般的交情,知道我的事情之后他一定会……」

  「是什么样的人?」

  「由依大人,是,是一个代号影狼的战士……」

  「呼……」

  由依一边说着一边绕到剑介背后,往两腿之间尽情踢了过去。

  「啊啊啊啊——」

  剑介脸一下变成了猪肝色,弓着身体,没有肘部以下的双手本能地伸向胯下,惨叫着在地上翻滚。

  由依转向影狼,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我们就是这样得知了你的事情。所以真理亚小姐早有准备了。」

  全都是陷阱。

  影狼感到胯下一凉,但是眼睛还是不服输地瞪着由依。

  「真理亚小姐虽然不擅长战斗,但却很擅长诱敌哦。」

  「就算把我的嘴巴打烂我也一个字不会说的!赶快杀了我!」影狼含住高跟鞋的鞋跟含糊不清的说道。

  「呵呵,这家伙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说着,由依用高跟鞋将剑介的手踢开,忍着胯下剧烈的疼痛,剑介还是一颤一颤地在由依高跟鞋的指令下摆成了平躺的姿势。

  「呜哇——」

  剑介浑身无法抑制的颤抖,由胯下传来的激痛直冲头顶,又向四肢百骸发散开去,剧痛不断加剧,他希望自己下一刻就能昏过去,可是却在下一刻无比清醒的感受着更加难耐的疼痛。

  「但是到了第二天,他就乖乖地替我舔脚了!」

  「剑介先生,振作点啊!」

  影狼冲剑介怒吼道。

  剑介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都已经已经无可救药了。这是谁都看得出来的。
  对影狼的喊声,剑介没有半点反应。

  「喂,剑介先生!」

  仍然毫无反应。

  由依坏心眼的微笑又浮现出来。她用高跟鞋碰了碰剑介的嘴唇。

  剑介立刻扑过来,拼命地舔起了由依的鞋跟和鞋底。

  舌头舔动的声音。

  「调教得不错吧……」

  由依看着影狼笑道。

  「除了我的声音之外,他的大脑已经听不见任何东西了。」

  舌头舔动的声音。

  「赶快杀了他吧!」

  影狼悲愤地喊道。

  「诶?为什么?这家伙可是很喜欢的哦……你看。」

  由依往剑介的侧腹狠踢一脚,剑介在地上滚了好几滚。但是他马上又摸着爬回来,继续尽心地舔由依的高跟鞋。

  仰面卧着替由依舔着鞋的剑介,跨股之间赤裸着的阴茎,不合时宜地高昂着。
  「调教得不错吧?」

  同样的话重复着。

  「很快,你也会变成这样了。」

  由依冰冷的眼神俯视下来的瞬间,面对这个十七岁的美少女,影狼有生以来地,第一次感到了发自心底的恐惧。

  「够了。」

  由依一声令下,剑介立刻停止了舔鞋。只见鞋跟的血迹已被舔舐得干干净净,露出了金属的本色。

  「这么快就兴奋啦?」由依取过来一个首饰盒,然后蹲下身去,手一招,地上原本套在剑介头上的黑色波点透明丝袜轻飘飘地飞到了她的手上,「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就擅自勃起,要怎么样呀?」

  剑介口中发出害怕的呜咽声,「呜……惩……惩罚……呜呜……」他夹紧了双腿,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局促不安。

  「惩罚呀?」由依故意拖长了语音,「你知道错了吗?」她的声音像是在撒娇,嗲嗲的。

  由依打开了首饰盒,只见里面装满了一颗颗圆润而富有光泽大小一致的珍珠,她从里面随手取出一颗放进了丝袜里面。

  「我知道错了!我不敢了!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剑介的样子仿佛是犯了天大的错误,卑微地、懦弱地哀求。

  即便知道剑介已经无可救药,但是看到他在由依柔弱的倩影下就像可怜的虫子一样,影狼既同情又愤怒。

  「我倒有一个办法能让你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别动哦……」由依捏住丝袜顶部包裹着的珍珠,往剑介阴茎的马眼按了进去,「第一颗珍珠进去咯,忍着点!」由依将丝袜翻过来套住了剑介高昂的整个阴茎,然后左手熟练地握住了剑介被丝袜套住的龟头,手指绕成一个圆圈在龟头下方摩擦着,剑介的阴茎变得更加巨大狰狞了,一跳一跳地直欲脱出由依手指的掌控。

  「还想要呀?这可不是知错的表现呢……」由依右手拿起了第二颗珍珠,残忍地对准马眼又按了进去。

  兴奋和痛苦交织在一起,剑介用头一下下撞击着地板,被抓获之后这么多天来,剑介欲望无数次被点燃,然后冷却,再被点燃、冷却……最重要的是,由依从始至终就没有让剑介得到满足过,甚至,剑介不会忘记的是,这么多天来,由依连碰也没有触碰过他的阴茎,现在,丝袜和龟头的摩擦,快感一阵一阵地随着尿道的剧痛传遍全身,剑介不由自主地举起了胯部。

  剑介感觉自己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完全无法把握行进的方向,在由依手指和丝袜的套弄下,仿佛随时可能到达欲望的巅峰,但每次即将到达时,由依便放慢了节奏,将一颗新的珍珠从马眼按进去,剧烈的疼痛让剑介一下落入谷底。

  就这样颠簸行进,随时可能被倾覆,让人提心吊胆的过程中,剑介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寸止的折磨,在又一次即将到达欲望巅峰时,却没有等来已经习惯的剧痛。

  「最后一颗珍珠刚才已经放进去了呢……」由依停下了手,对剑介即将到达欲望巅峰被戛然而止的失落表情忍俊不已,「不多不少正好三十颗全部进去咯……」

  「呜……」剑介发出一声哀嚎,竟然!竟然不知不觉中被放入三十颗珍珠!膀胱里开始有些满满涨涨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虽然早已料到剑介的反应,由依还是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

  此时影狼的下半身,不顾他的反对,开始发热了。

  「呵呵,影狼君你也很想要吧?哎呀,是不是很兴奋了呢……丝袜在龟头上摩擦的那种快感,一定很想射出来吧?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哦~ 」
  影狼屈辱地发抖着,如果是以自己的志愿,无论如何都不会有这种反应的。
  由依捏住剑介阴茎上套着的丝袜,把丝袜从剑介渴望得到满足的阴茎上剥离下来,然后将丝袜开口的那段在手指上缠绕了一下,向上提了起来,进入尿道的珍珠散乱着被丝袜包裹起来,由依这样一拉,尿道内被丝袜裹成一团的珍珠便在尿道口里卡住无法出来。

  丝袜在剑介尿道壁生涩地摩擦,剑介强忍住不发出声音,但却控制不住用头更加频密地撞击着地板,从即将到达欲望高峰一下攀上了痛苦的巅峰。

  由依拉紧了丝袜,脚上的高跟鞋重重地踩踏在了剑介的膀胱上,剑介难过得应激反应要坐起来,可是刚抬起头,便扯动了脖子上链子,然后用比来势更快地速度飞退回去。

  由依将丝袜在手上一下一下的缠起来拉紧,然后俯下身,将被拉出马眼外的几颗珍珠重新塞了进去,再把丝袜在马眼位置打上了一个死结,封堵住了剑介体内的珍珠。

  「这就是你犯错的惩罚……好好享受一下吧……」由依一松一紧地拉扯手里的丝袜,膀胱里的众多珍珠便一下被提起来裹成一团卡在尿道口里,一下又散乱开来沉甸甸地落到膀胱底部,更惨的是尿道里同样塞满了一颗颗珍珠,拉扯之下分明可以感觉到珍珠和丝袜的蠕动,区区一只丝袜在由依手里轻易地便从剑介的快乐之源变成了痛苦之根,剑介的身体甚至还来不及适应如此快的转变,即便现在被由依凌辱虐待得如此之惨,却还停留在刚才对丝袜的兴奋上,这让剑介更加苦不堪言。

  在由依的折磨下,剑介的阴茎很快便瘫软了下去,由依笑盈盈地将丝袜依旧翻过来套住了剑介的阴茎,只不过这一次却将丝袜拉紧了收到阴茎的根部,然后用另一只丝袜在根部缠绕捆绑了起来。

  影狼看到这里,全身变得冰凉起来,这样剑介的阴茎被束缚在丝袜内的狭小空间里,根本就再也无法直挺起来,可怕的女人!

  「呵呵,杀必死时间到了……」

  由依说着,挽起波浪大摆的裙摆,在影狼愤怒炙热的目光下慢慢脱下腿上的丝袜。

  一瞬间,影狼的脑海中,闪过了剑介插着高跟鞋的双眼。他不由自主的侧开了目光。

  但是已经看到了由依裙下露出的一截雪白的大腿。「别担心,不会弄瞎你的眼睛啦……」

  由依开心地笑道。

  被轻易看透心思的影狼感到了难言的屈辱。

  「这家伙啊,主要是惩罚他舔高跟鞋的时候不专心啦,偷看什么的倒还是其次。」

  然后另一只腿上的丝袜也脱了下来,高跟鞋被随意丢在一旁,刚脱下来的两只丝袜在由依手里像变魔术般地被卷成绢花的样子。

  「好看吗?」下一刻,丝袜叠成的绢花从由依手中落下,赫然竟是朝着剑介眼窝的方向,当绢花没入剑介眼窝时,剑介突然发出一声极度痛苦的哀号。
  「不!住手啊!」剑介的痛苦激发了影狼无穷无尽的怒火,他大声地嘶吼着,愤怒地要向由依扑去,拉扯得头上的纱丽和如阴茎上如孔雀开屏般的裙摆一阵阵摇曳不定。

  「没用的哦~就算你再怎么折腾也没有办法从牢笼中解脱出来呢~」由依快乐地笑着,「我看你折腾半天,累得满头大汗,影狼君,还是让我帮你降降温……」说着,由依从楼梯口的墙上取下了一个遥控器,并按下一个开关。

  强劲的风从下方吹了上来,影狼这才留意到自己身下是一个孔板的空调出风口,显然就是为了特别目的而设计的。

  「好色的大叔……我们来玩一个吹裙子的游戏哦……」由依邪恶地笑着。
  风将影狼阴茎上系着的裙子吹得猎猎起舞,被拉得向下耷拉的笔挺阴茎正雄赳赳气昂昂地抬了起来,不过下一刻,飞扬起来的裙摆又纷纷落下,原来是由依开启了左右扫风模式,阴茎绝望无助地又被拉扯得坠落下去。

  「大叔……在花枝招展的裙子下彻底凌乱吧……好好享受一下裙子的温柔哦……哈哈哈……」

  「贱人!恶魔!混蛋啊……」影狼恶毒地咒骂道,裙摆亲吻着他两腿之间的每一寸肌肤,愉悦的兴奋感觉一下就将他的脑海填满,「啊……」影狼已经没法再冷静地思考了,「在裙子下凌乱……温柔……裙子的温柔……」由依的话一遍一遍地在他脑子里回放,那种被凌辱的兴奋感觉消磨着他的战斗意志。

  「你们实在是太吵了呢……再不闭嘴的话就将你们都阉割了!」由依凌厉的女王气势尽显,面前的两个男人大张着嘴,就像被捏着喉咙一般,叫声戛然而止,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在房间回荡,屈辱!这实在是太屈辱了!

  由依回到剑介身边时,手上已经多了一件黑色的透视长裙和一只网袜,她向地上原本蒙住剑介口鼻的丝巾招了招手,丝巾轻飘飘地旋转着,慢慢卷成了团,塞入了剑介大张着的口中,剑介发出唔唔的闷声,紧接着她将网袜轻轻抛出,网袜在空中越变越大,将剑介从脚底到肩膀整个套了进去,剑介似乎有点意料不到,但是双手已经被牢牢束缚在身体两侧,于是就像离了水的鱼儿一般扑腾挣扎,他的身体在由依对网袜的操控下慢慢直立了起来。

  然后,脖子上的链子被解开了,网袜将他的头部也包了进去,网袜的开口交织起来,不一会便将开口彻底封闭。

  剑介饱受摧残的阴茎从网孔露了出来,在丝袜的包裹下萎靡不振。

  最强和最勇敢的战士——剑介——完全站立起来却仅及到少女丰满的胸部。
  「很难受对吧?」由依把玩着手上的黑色透视长裙,长裙的裙腰部分有一圈银色的铃铛,一条条串珠流苏从铃铛处逶迤而下,轻微的晃动铃铛和碰撞在一起的串珠便叮当作响,声音悦耳动听,透视的黑色裙子里面却没有衬裙,显得并不太适合穿着,似乎,就是为了更好的欣赏裙内风光的目的而设计的。

  一种恐怖的阴影笼罩了剑介,他口中含糊不清地摇头,祈求由依停下对他的这般凌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